童年河堤伴四季

老家村頭不遠,有一條長長的河堤,那里承載著童年許多快樂和夢想。

春雨過后,河堤上像一種小松樹的野菜長出了嫩葉,葉子像豬毛,所以我們都管它叫“豬毛纓兒菜”。剛出來的葉子很多,很柔嫩,我仔細地掐著嫩尖,不一會兒就能裝滿籃子。拿到家里,母親把它們放在開水鍋里淖一下,然后拌上蒜泥,吃起來特別爽口。在那缺吃少喝的年代,豬毛纓兒菜無疑成了當時最美味的佳肴。

夏天,堤上生長的灌木葳蕤起來,成了蟬脫殼最理想的場所。一有空,我們就提著竹籃子,到河堤上拾蟬殼,每叢灌木上都有好幾個,有時多得一個挨一個。我們不用費力氣就能拾好多。母親把蟬殼搗碎,烙饃時摻進去一些,既香酥可口,又能幫助消化。有時,我們還把蟬殼送到中藥鋪,換回或多或少的幾個硬幣,可以買糖豆或鉛筆、橡皮。

秋天,堤上一種茅草成熟了。我們用鐵锨把它挖出來。它的根如果不挖斷,會有一尺多長,一節一節的,剝去表皮,露出雪白的根莖,有筷子尖兒粗細,放在嘴里一嚼,一股蜜一樣的汁液就會涌進喉嚨。這種茅草還可以熬水,有清熱祛火的功能。記得有一年秋天,學校組織我們去堤上挖茅草,然后在校園支起一口大鐵鍋熬水讓我們喝。那年冬天,很少有同學感冒。

冬天,河堤成了我們的游戲場。枯黃的野草有一寸長,軟綿綿,滑溜溜,我們從堤上一直滑到堤腳,然后再爬到堤上,再往下滑。要是到了下雪天,堤上就更好玩了。我們分成兩組,一組在堤上守,一組人稍多些,在堤下往上攻,武器就是用不盡的雪團。守的人嚴陣以待,雪彈頻發。攻的人在灌木叢的掩護下,虛虛實實,有時會出其不意地繞到堤的另一邊,對“敵人”進行包抄。一時間,雪花紛飛,笑聲震天。冬天的河堤,成了雪的世界,成了歡樂的海洋。

隨著年齡的增長,隨著人們生活的改善,河堤離我們越來越遠了,也再沒有人去掐豬毛纓兒菜、摘蟬殼、挖茅草了,就連下雪,河堤還是寂靜一片。如今,走在河堤上,灌木依舊,蓑草金黃,但它卻像一個寂寞的老人,失去了玩伴,就像我們永遠也無法找回的童年……

作者:寇俊杰

融媒體編輯 張曉劍


新时时彩全部玩法 新浪体育nba直播 秒速时时彩怎么个赢法 天天棋牌游戏下载2018 亿客隆彩票APP客户端下载 极速飞艇是官方的吗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足球北单比分网 福建福州麻将玩法图片 象棋必背棋谱 贯通棋冠通棋牌 韩国快乐8 腾讯分分彩玩法说明 26岁如何赚钱 内蒙十一选五前三组 湖北快3开已开奖号码 自己有台大面包车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