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從已發掘盱眙古遺址看區域文化屬性

根據《盱眙縣志》記載,境內有古遺址115處,國家、省、市、縣級文物保護單位19處,是盱眙獨特的文化載體、時代印記。現選擇部分古遺址,研究探討盱眙古文化屬性,再現盱眙古文化之輝煌。

舊石器時代晚期智人文化

舊石器時代晚期智人,約生活在四五萬年期間,人類種族基本形成,智力逐漸提升,語言逐漸豐富,從采摘野果和草根為食,逐漸進化為利用獸骨、獸角、燧石等原料,制造小型尖狀利器,獵殺野獸為食。盱眙“下草灣人”驗證盱眙舊石器晚期智人文化屬性。

下草灣古遺址。位于盱眙縣鮑集鎮鐵營村后洼組,1954年元月,中國科學院楊鐘健教授等考古工作者,在下草灣淮洪引河東岸,發現“巨河貍”化石地層,采集一段人的股化石。經吳汝康、賈蘭坡教授考證,認定為舊石器時代更新世晚期人類化石,稱之為“下草灣人”,頭腦敏捷,能制造簡單捕殺石器,維持生存。下草灣是江蘇有人類活動的最早地方。

盱眙境域發掘“下草灣人”,屬舊石器時期晚期智人,為研究盱眙境內舊石器時代中晚期文化屬性和古人類發展史提供極為重要的實物資料。

新石器時代大汶口文化

公元前4500年前后,屬新石器晚期,陶器工藝從捏塑成型向模具技術發展,生活用品從石器向泥質陶器、煉制瓷器發展,器形從單一向多元發展;勞動工具從磨制石器狩獵向農耕和紡織業進化,生產經濟從采集漁獵逐漸向改造自然進化,開始出現農耕和畜牧,呈現新石器時代氏族社會典型的大汶口文化。

大墩頭遺址。位于桂五鎮西北約一公里處,高出地表約5米,呈圓形,面積約0.8萬平方米,文化層厚約三米,系新石器時代和周朝遺址。地表有鼎足、鬲足、堆紋陶片、繩紋陶片、紅燒土,遺址之西發現長條形石斧。

鉆墩遺址。位于仇集鎮孫郢之西一公里處,高出地表1.5米,呈漫坡狀,面積約0.9萬平方米,系周代遺址。地表陶器以灰陶為主,紅陶次之,黑皮陶量少。紋飾有繩紋、堆紋、葉脈紋。墩上有少數陶瓷片,屬被破壞的周代晚期墓葬所出。

孫墩遺址。位于馬壩鎮馬南村,面積約0.84萬平方米,高出地表約2.5米,系周代遺址。中心地帶陶片密集,以灰陶為主,紅陶次之,黑皮陶量少,紋飾有繩紋、堆紋、弦紋、指紋,可辨識的器形有鬲、甗、罐、甕等。

項王城遺址。位于甘泉山西,淮河東岸,部分浸入水中,露出水面約10萬平方米,系秦漢時代遺址。其中心部位高出地面1米,地表系灰土,文化層厚0.8—1.5米,出土花磚、半簡瓦、大板瓦、瓦當、繩文圜底罐大缸、大盆等。

華塘遺址。位于黃花塘鎮南北兩座土墩上,面積約1.5萬平方米,文化層堆積1米左右,最深處2至3米,發掘遺址面積1100平方米,發現新石器時代墓葬1座,春秋時期墓葬2座,收集各類器物及標本600余件,出土的遺物以陶器為主,器形有鼎、鬶、甗、鬲、豆、盆、缽、杯、罐、簋,并出土磨制石器、陶制紡輪等生產工具,在遺址地層中發現大量的鹿、豬、獐、牛、狗等動物骨骼與牙齒。據專家考證,相當于大汶口文化晚期,距今4500年左右,為研究淮河下游區域與洪澤湖地區大汶口文化提供寶貴的實物資料。

千棵柳商周遺址。位于盱眙縣原舊鋪鎮千棵柳村老莊北,系商周遺址,發掘面積1136平方米,文化層厚1.5米至2米,下文化層為前商晚期,中文化層為后商晚期至西周早期,上文化層為西周中期。出土器物與標本800余件,以陶瓷為主,主要器形有鬲、南瓦、豆、盆、罐、簋、缽等,為研究江淮地區淮、徐夷與中原商周文化、大汶口文化,增添新的考古資料。

范家崗遺址。位于原維橋鄉南約5公里處,高出四周,呈漫坡狀,占地約0.6萬平方米,為新石器時代遺址,出土文物以紅陶為主,灰陶數量較少,黑皮陶更少。

古城崗遺址。位于原古城鄉古城街道西北1.5公里長崗上,東西長約600米,南北長約800米,系漢代遺址。地表土色灰黃,有簡瓦、大板瓦、花磚、大缸和紅陶圜底罐、豆、盆及少量青銅武器、青銅用器。

六郎墩遺址。位于河橋鎮蔣郢村,高出四周約6米,呈臺形,墩頂平坦,面積約0.8萬平方米,系周代遺址。出土的陶器有鼎、鬲、甗、簋、盆、豆、碗、杯、缽、罐、紡輪,骨器有錐、匕、錘,少量銅器有刀、鏃。

青銅器時代青銅器文化

從盱眙出土文物來看,陶器工藝從泥片貼塑法、捏塑法逐漸向泥條盤筑法、煉制法發展,品種從灰陶、黑皮陶向紅陶、白陶、陶瓷發展,器型從生活用品向勞動工具發展,驗證盱眙在春秋戰國時期,人類活動頻繁,陶器加工先進,制作工藝優良,進入嶄新陶瓷時代,屬新石器時代典型大汶口文化。

春秋戰國時期,諸侯國掠奪資源,戰事頻繁,石器、瓷器不能適應戰爭和生產需要,使用的兵器、生產工具、生活用品,從瓷器逐漸向青銅器進化,稱之青銅器時代。現選錄盱眙部分古遺址出土文物,佐證盱眙地區在青銅器時代青銅器制作精良,氣魄宏偉,技術高超,成為盱眙地區青銅器文化載體。

東陽城遺址。2004年,省、市、縣文物部門考古發掘秦漢東陽城遺址1.5平方公里,出土東漢廣陵銅燈。該器青銅胎質,直口,直腹,圓足,雁足形高柄。柄上部較黑,圓足上陰刻銘文:“廣陵尚谷,銅重九斤十兩,初元三年(公元前46年)十月□。”屬國家一級文物。出土青彩釉海棠杯瓷器,口徑14.2厘米,短徑8.8厘米,口呈橢圓海棠花形,鈄收腹,圈足,內腹刻花葉紋,內底刻四瓣花朵紋,灰白色胎,胎質堅硬細膩,通體施青釉,釉水肥厚瑩潤。據專家考證,是我國最早越窯煉制之瓷器,屬國家一級文物。

東陽老虎山古墓。位于原東陽鄉南陽村老虎山,發掘戰國與西漢墓葬12座,均屬中小型土坑豎穴木槨墓。墓棺保存較好,M2號墓棺的隔板上雕刻有窗欞與十字穿璧紋,隨葬陶器以鼎、瓿、罐、壺、盒為組合,出土有木俑、漆耳杯、漆奩盒等。戰國墓棺腐爛嚴重,陶器破碎,出土有銅戈、玉璧等珍貴文物,銅戈鐫有銘文十字,屬國家一級文物。

朱樓村遺址。位于原順河鄉朱樓村,出土東漢神人神獸鏡。該鏡銅質,光滑發亮,可照影像,重250克,邊厚0.4厘米,邊寬1.5厘米,圓座直徑16.5厘米。座外內區飾高浮雕神獸主紋和淺浮雕點狀紋幾何圖案,中間有四乳。外區一周有凸起的“天王日月”銘文方印,其間配置凸起的半圓形云紋圖案,接近緣處一周作鋸齒紋,斜紋面高出鏡邊。邊內區作浮雕畫紋帶,外區作菱形云紋飾帶。鏡中刻人25個,珍禽異獸28只,形象生動,線條流暢,屬國家二級文物。

從盱眙發掘青銅器時代古遺址來看,既有新石器初期產物,又有高度發達的銅器、漆器,錯綜復雜,相互重疊,相互依存。從而驗證盱眙地區生產的生活用品、勞動工具從陶瓷逐漸向銅器、漆器進化,具有青銅器文化特征,為研究盱眙青銅器文化提供實物依據。

盱眙古遺址及出土文物,是盱眙古人對自然環境改造、利用而遺留下來珍貴的歷史痕跡,是地域文化屬性與物質文明、精神文明、制度文明共生共融的演進史,是展現盱眙人民創造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輝煌史,是體現盱眙地理環境優越、文化蘊涵豐富的唯一印記,為研究盱眙經濟、文化發展史提供重要佐證。 (夏維新 張春鵬)

融媒體編輯 潘永勇

新时时彩全部玩法 极速快乐十分稳赢计划 农村新赚钱吗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 11选5赢遍天下 新快3遗漏数据 百家欧赔足球指数 爱丽丝滋贝鲁库 心内科赚钱还是心外科赚钱 微商赚钱的诗 7n足球比分网 电竞比分网直播 辽宁十一选五 捕鱼达人提现 甘肃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侠盗猎车警车怎么赚钱 在中国开卡车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