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懸湖行船

我是喜歡到湖邊的。往湖邊一立,那份感覺瞬間便來了。輕風拂面,柔柔的,面部舒展,心情舒暢;極目遠眺,看那水天一色、煙波浩淼;看那船帆點點、落日余輝;偶有湖鷗掠過,吱吱幾聲,劃了一個弧線,又飛往遠方,不見了蹤影,不禁悵然。岸邊垂柳搖曳,婀娜多姿,似年輕少婦在搔首弄姿。

我對于湖水有極為親切的感覺。但曾經也有過恐懼。小時候隨父母的船隊來往大湖多次,跟隨掛槳機船也走過幾次。在我幼年時,家里的小木船因遭遇大風在湖里沉過,幾噸小木船抵御不了巨浪的沖擊,洶涌的湖水猛灌船艙,若不是父親動作迅速,一把將我搶了出來,我可能早在幾十年前就喂魚了。船樓剛好露出水面,因淺水區,我們得救!未入學前,隨船隊過湖時發現一截桅桿豎在湖面,那桅桿下面就是沉沒的船。當時想著這家人會怎樣呢?我還扭頭看了看身旁的父親,他面色冷峻,一聲不吭,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在我上初中時的一個暑假,當時家里用的是25噸的水泥船,重載從洪澤開往泗洪,過湖到一半路程時,天變臉了,狂風肆虐,洶浪滔天,船在浪中穿行。我當時站在船頭,一點不害怕,但我明顯感覺父親有些擔心,他在后面大聲叫我,卻聽不到在說什么,看那手勢讓我后去,他是怕我被卷入湖中。但我依然站立船頭,我堅信,我們能挺過去——在一艘空木船拖帶下,我們終于安全過了湖。真的要感謝那位幫忙的大爺,姓什么已忘記了,如在的話,應該九十左右了。

這湖號稱懸湖,比里下河地區的平地要高出十余米,可以解釋為什么會經常突起風云,讓行舟湖上的船員措手不及。這也是一個暑假的一天,一幫船在盱眙裝石頭到泗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從湖里走,另一條沿淮河上行過大柳巷船閘經雙溝到縣城,從湖里走抄近路,從雙溝走,要過閘、繞路,稍遠些,時間上要慢許多。那天,大家坐下來商量,大多數同意從雙溝走,只有兩家堅持從湖里走,一家姓李,另一家記不得了。姓李的是我姑父的親三爺,當時老倆口帶著兒子用條船。結果行走到一半時,天空突然刮來了烏云,緊接著狂風驟起,滂沱大雨從天而降,湖面掀起了驚濤駭浪,李老人家全家不幸遇難,遺體出水時,三個人捆綁在一塊,不忍目睹。另一條船興許遇上菩薩了,船沉沒的地方是淺水區,生活中總有悲傷與驚喜的。

行船跑碼頭的工作艱辛,裝貨卸貨,過湖過江過閘,風里來雨里去,路上常常遭受刁難,還只能強忍笑臉。許是老一輩的原因,我對用船人有一種特別的感情。現雖身處市區,但我會常常關注天氣情況,如報有大風,總是擔心,想到湖上的行船,想到用船人的不易。有一天傍晚,市區刮起了大風,行人站立不住,大樹被刮得左右搖晃,本來晴朗的天空瞬間便布滿了陰霾,我當即就想了大湖,于是給在湖邊船閘的同學打了個電話,他說已經禁止了通行。可第二天還是看到了報道,那天沉沒了9條船,后得知還有一條我親戚的船,當時離泗洪岸邊已不遠了,又是上天的眷顧,船沉在淺水區。然而,那8條船上的人呢?也能得到上天的庇佑嗎?心底郁悶。(朱永偉)

融媒體編輯 潘永勇

新时时彩全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