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老塘依舊荷花香

“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盛夏時節,站在村頭老塘埂上,看著滿塘荷藕就想起了這首詩。由此,也泛起了我的思緒。

我童年的時候村頭老塘就生長著荷藕,每到夏季,離著老遠就能聞到荷葉散發的清香,走近老塘,便會看到蜻蜓飛旋在荷葉之上,尋覓粉嫩的荷花。有的伙伴已經鉆到荷葉底下,采挖藕莛。他們從水里取出細長白嫩的藕莛,張嘴一咬,吃給你看,讓人垂涎欲滴。也因此引得遲來的伙伴撲通撲通跳進塘里,一邊洗澡,一邊采挖藕莛,愜意極了。在塘里瘋夠了,伙伴們回家都帶一把藕莛,家里飯桌上便會有一道炒藕莛,一家人吃得美滋滋。

中午時段,老塘最熱鬧。你會看到嬸子和嫂子們端著臉盆、挎著籃子來了,她們在老塘石頭埠子,聞著荷香洗衣洗菜,既放松了身心,也釋放了勞累,樂此不疲。在石頭埠子洗刷動作要快,因為塘埂上還有排隊的嬸子和嫂子,她們都要洗衣、洗菜,每天如此。所以石頭埠子上是你來我往。調皮的娃子不知大人的辛勞,從荷葉下面游過來,用手拍打水面,有意把水濺向石頭埠子,惹來大人臭罵,然后一個猛子扎進水里,又從遠處荷葉底下露出頭來。

小船是老塘里的風景,錨繩拴在塘角的歪脖子柳樹上。大人時常撐船進入荷塘深處,采蓮子,摘荷葉。也有年輕男女一同蕩舟采蓮,躲在荷塘深處好久不見歸來,或許他們讀懂了“因荷而得藕,有杏不須梅”的典故。難怪唐代詩人白居易寫出“菱葉縈波荷飐風,荷花深處小船通。逢郎欲語低頭笑,碧玉搔頭落水中”的美妙詩句。

荷藕深知季節的變換,霜降之后,荷葉逐漸枯萎,它把營養蓄積到根部,使得淤泥深處的荷藕變得粗壯起來。冬天來臨,生產隊放了塘水,組織強壯勞力開始挖藕。一挖就是七八天,荷藕在塘埂上越堆越多,好幾千斤,生產隊按照人口平均分配。那年月糧食和蔬菜都緊缺,冬季有了荷藕,各家又當飯又當菜,填飽肚子度年荒。也許是出于感恩,幾十年來村里人一直呵護著老塘里的荷藕繁衍生息,年年有藕。如今,雖然見不到孩子在塘里洗澡和采挖藕莛。但是荷塘、小船、石頭埠子、歪脖子柳樹,還在。

我的思緒被幾個年輕男女的到來打斷,他們興致勃勃拿著手機拍荷賞花,以荷塘為背景,還用微信在朋友圈直播,情到深處還吟誦起詩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高習前)

融媒體編輯 潘永勇

新时时彩全部玩法